切換到寬版
  • 356閱讀
  • 0回復

香港媽媽的公開信香港媽媽的公開信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快速排名

      編者按:最近,許多香港青年走上街頭參與非法暴力活動,引發家長的擔憂。有一位媽媽表示痛心疾首,卻又無可奈何;另有一位香港媽媽,用公開信記錄下自己17歲的兒子由躁動不安到思想轉變的過程。她勸喻家長:不應該覺得目前的風波和自己沒有關系,就是因為很多家長的“中立”,才助長了這些青年人的行為愈演越烈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看了多封給段校長(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)的公開信,我也感到有需要把一些話說出來,我不是經常執筆,很擔心寫錯字,花了整個晚上寫好和改好這封公開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年多前,我的小孩以非常優異的成績完成DSE(香港中學文憑考試),因品學兼優被幾所大學同時接納。當時他還告訴我,中文大學醫學院給他印象很好,所以最后選擇了中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很驕傲,也很放心。醫學院院長在白袍日責成學生向所有到場的家長鞠躬表達感謝,我放下心頭大石把小孩交托了這所大學。原來,這是錯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早于去年開學前,他為了爭取入住宿舍,所以參加了什么校內組織,并用盡方法表現自己,并上了“莊”。真正的萬劫不復的源頭就在這里,他開始變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今年六月發生這次事件,我們一家失去了昔日的他。他變得不理性,所講的口號連自己也解釋不了!但仍然堅持與這些會友一同上街參與不合法的活動,這個完全不是當日的他!
      
img: https://ss0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H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952402211,325253905&fm=27&gp=0.jpg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很無奈,我真的很無奈。大學,你提供了什么環境給我們小孩成長?校長,你知道你管治的地方是怎樣?你有想過向家長我們交代嗎?大學生違法,已是無人不知的事實,大學和校長卻視若無睹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發展到這個地步,你們有否想過失去自己的親人?或目睹自己親人站于懸涯邊等待跳下的心情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位痛心的家長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二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居民。最近發生在香港的事件,網友們非常關注。但是,作為一個香港人,我其實已經很長時間不開電視了,就是因為聽著心煩。直到最近,我發現這次的反修例事件竟然已經影響到了我17歲的兒子,給我的家庭也帶了影響,讓我感到非常警惕和迷茫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立場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兒子17歲,是一個非常專注于學習、興趣、玩樂的小孩,很純品也很有主見,不會隨便跟風。但這次事件,我發現他也在關注,時不時跟我說現在又正在發生什么。讓他變得燥動起來的是元朗白衣人打人事件,隨著對事情的關注,他表現出一種年輕人的憤怒和不安。我是他媽媽,基本明白他是怎么想的。他常用網絡跟同學和朋友交流,應該受了一些他們的影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一天,他突然對我說:“你知道元朗白衣人無差別地襲擊市民嗎?他們是黑社會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突然,我就意識到一個問題:立場。黑衣人之前也曾對警察使用暴力,咬斷了警察的手指。同樣是暴力,他卻同情黑衣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對他說:“我不太相信會無差別襲擊市民,這事要等最后警方的調查報告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第二天我撫著他的頭輕聲問他:“你覺得你是中國人嗎?”出乎我意料的是,他愣了一下,沒有回答我。我再追問,他很輕聲地答:“是……不過有些東西是會變的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兒子的回答讓我很震撼,也很著急,我立即對他講:“無論什么時候你都改變不了你是中國人的事實!”——我深深地感覺到香港的亂象已經侵蝕到了我們這樣的普通家庭。
      
img: https://ss1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X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1922910873,648351526&fm=200&gp=0.jpg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我的記憶中,曾經那個吸引我的香港,那個人與人之間都友好有禮、出入方便、物質豐富的香港,不是今天這個樣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為工作調動的原因,我和我先生二十幾年前一起移居香港。因為本來的生活離香港不遠,也經常出入香港,所以之前對香港是有一定了解,語言文化也相通。總的來說,香港曾經確實是很不錯的,我也一直很熱愛香港。后來我們一家又在國外生活過一段時間,就是張維為教授說的,一出國就愛國了。因為孩子的教育問題,我還是選擇了回香港,但是香港已經變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事實上,前幾年從反水貨客、“反陸客”開始,我就感覺不安了,后來漸漸整個香港的氣氛就全變了。反水貨客那段期間,我們一家外出,拖著行李箱坐地鐵,旁邊一個女的就眼神很不友好(可能拖著行李箱的他們就感覺是內地來的訪客吧),那樣的小事例在我身邊發生了很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香港人真的熱愛政治嗎?我看不是的。蘋果日報最初專門挖香港娛樂圈和藝人的所謂“內幕”、“丑聞”,其實很多和事實都對不上。現在香港沒有什么讓人感興趣的娛樂新聞了,蘋果這樣的媒體就用曝“政治黑料”來吸引眼球。而香港人依然以八卦的習慣來看政治問題,就像看香港的肥皂劇一樣,不用過腦子。慢慢地,他們的腦子也就被“洗”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昨天我聽了一下午的林憶蓮的歌,真有點懷念那個娛樂至上的香港年代啊,至少大家是一心要過好日子、去享受好日子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現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外一個讓香港人變得如此激進的誘因是現實的困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當我兒子在“是不是中國人”這個話題上讓我驚訝之后,他緊接著問了我一個問題:“你知道香港人的住房有多困難嗎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說我知道。我先生的大學同學跟他們公司的年輕人聊天,問他為什么參加游行活動,那個青年的回答是很讓人震驚的:我沒人沒物,也買不起樓,不如把香港打爛了,再重新建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跟兒子說,為什么他們會有這么大的怨氣?有真實的社會條件所限,也有他們的眼光格局所限,更有他們自己為自己挖的大坑。事實上,既然住房那么差,政府做出各種規劃時,他們還要跟著別人去做種種抗議:要環保、要保護個人資產、要優先娛樂用地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跟兒子說: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,是為了以后你可以生活得舒心,不會像現在這些青年一樣心里別扭。不對自己的國家有認同感,又沒能力在別的地方找到出路,只能停留在香港這個巴掌大的地方鬧事泄憤。香港地少人多,機會少,不會把眼光放遠一點嗎?你看你爸爸,他就認同自己的中國人身份,也認可內地的經濟發展,他就心安地回內地辦公司,讓我們有著不錯的生活環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住房之外,讓我感覺比較明顯的原因就是優越感的失落吧。我一個朋友說,他們爭是有道理的,不然“一國兩制”就沒有了。唉,我只能嘆息一聲了,很明顯的現實是,他們只要“兩制”不要“一國”啊,大部分人都輕忽這個事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那次對話之后,我開始認真地和兒子交流,試圖通過讓他可以接受的方式一步一步引導他。
      
img: https://ss3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8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1850648919,1958567556&fm=200&gp=0.jpg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跟他說了我對這個事情的理解:青年人有他們難處,他們畢竟太年輕,被人教唆了,做別人的炮灰,到頭來吃虧的是他們自己。前兩天我聽電臺節目,一位資深主持人勸說:“年輕人,把目光放遠一點不可以嗎?你們的思維不要只停留在油麻地、深水埗啊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兒子問,被誰教唆了?我說美英國家啊。他不太信,讓我拿證據。于是我想到了英國的羅思義教授分析香港的文章,里面深刻有力地分析了英國和美國干預香港事務,以及背后的動機。我拿著這篇文章的英文原文作為“證據”給我兒子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看了以后沒有反駁我,估計就是心里有些松動了吧。之后這些天我觀察下來,他不再那么焦慮了。我對他說:“想活得不別扭,就要把眼光放遠點,像爸爸一樣,認同自己的身份,好好生活,以后養妻活兒,而不是像現在這些青年人一樣無路可走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經過這些天的聊天,兒子現在不會像之前對我的說法那么多反問了。早幾天我跟他說了一下我的憂心:香港亂成這個樣子,不知道會不會重演當年的亞洲金融風暴,被人趁亂而入,搶奪我們財富,真那樣的話,股市樓市都會猛跌,很多人會失業,他現有的生活質量都可能會受影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這點對他是觸動最大的,因為會是真實的影響,那些看著“正義浪漫”的事,原來會引起這么恐怖的后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后來,電視新聞上,黑衣人也有舉著美國國旗的,他也看到了。7月29日國務院港澳辦開發布會,他很認真地跟我一起看,可能沒能全部聽明白,就很急地問我:“他們有說香港的經濟受影響了嗎?”我說暫時還沒有影響,但繼續這樣下去,所有香港人都要為這事承擔后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感覺,我已經把他拉回來了,雖然很多事在他心里還有疑問,但以后會慢慢解決的,以前我沒太重視這方面的教育,現在還可以補救。
      
img: https://ss1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X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2394670883,283062506&fm=200&gp=0.jpg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教育、司法、媒體,帶壞了香港人。其中,香港的教育是我作為一個媽媽最擔憂的一點。香港的“通識課”洗腦太厲害了——只強調個人自由權利,卻不談個人對國家、家鄉和社區的義務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兒子由于在國外出生長大,中文不行。中文不好,就難有中國式思維,也看不到中國的聲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現在我最擔心的還是他以后的升學問題。當初,我們為了孩子的教育才選擇從國外回到香港,但是現在的香港高校太過政治化,讓人擔憂。前幾年我就擔心孩子將來上大學的問題,當時他爸對這事還說我太敏感。現在看到了吧,大學教育的影響已經在街頭展現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目前很惆悵,但也作了多方面準備,國外留學、回內地擇校,我們都想過,也會做準備,但也分別有不同的擔心考慮。就業,我覺得最好選擇是在內地發展,兒子將來就是理工男,內地空間大,聽說深圳有很多實驗室,將來一定會是科技重地吧。
      
img: https://ss3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8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346646493,574461246&fm=27&gp=0.jpg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是我最后還是想以一個香港市民和香港孩子媽媽的立場,呼吁家長們,要注重引導身邊的小朋友。不應該覺得目前的風波和自己沒有關系。就是因為很多家長的“中立”,才助長了這些青年人的行為愈演越烈,后果就是到最后孩子失控了。相信只要我們港人能真正認識到這一點,一定可以渡過今天的難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位香港市民陳太太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綜合觀察者網、大公報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(來源:人民日報客戶端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復
限80 字節
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,再選擇上傳
 
上一個 下一個
      北京单场分析